全本书屋>重生之神级学霸>目录>

391.第391章 礼记

391.第391章 礼记

小说:重生之神级学霸作者:志鸟村字数:3580更新时间:2018-05-06 06:47:46

  

  一方面是“舍小家为大家”的情怀,另一方面,是“成就大家,成功小家”的现实,这是充满了奉献感的精神,与充满了惊喜的现实回报之间的热烈对比,也是中国人最为喜闻乐见的故事。

  这就好像是“拾金不昧,反被失主赠送十倍现金”的故事一样。拾金不昧是广为宣传的美好品德,但隐藏在拾金不昧之下的,是个人的牺牲,已经揽到手的钱,却要送还给不知道是谁的陌生人,这样的故事,远不能说是一个好故事,至少不会是大众喜欢的好故事。

  但是,如果加上失主慷慨解囊和满心感谢,故事中令人不爽的部分就去掉了,留下的,只有高尚和美好,另外,还有一丝中奖的期待感。

  名利双收!

  简直像是童话一样。

  而在宋健同志看来,杨峰的人生就像是童话一样。

  在工作上,杨峰作为农业乡的党委书记,工作量巨大,就像宋健说的那样,不管是自愿还是非自愿的,大部分的一把手都忙的可以,很少有人能够兼顾工作和家庭。

  这是一种付出和奉献,正是宣传部需要宣传的革命的精神。

  可就像是拾金不昧一样,革命的精神背后,有个人的损失在里面。作为宣传部长,宋健经常会说一些“不计个人得失荣辱”的话,然而,正常人又怎么会不计个人得失荣辱。

  已经开始了一段时间的严打,也让党内的宣传工作遇到了新问题。“教子不严”可以说是主观上的松懈,但不能否认,对许多中高级官员来说,“教子不严”是有客观上的困难的,官员将时间都奉献给了事业,自然很难有时间教育子女。

  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这是一个难解的谜题。

  但作为宣传部门的干部,宋健不需要解决这个问题,他只需要拿出宣传典范出来就可以了。

  杨峰是他见到的最好的事例,也是整个河东省委宣传部公认的“奇才”!

  当日,看到有关杨峰的报告材料的时候,整个河东省委宣传部,都因为部长的兴奋而兴奋了起来。

  宋健作为省委宣传部研究室的处长,等闲是不做细务的,也是因为杨峰的代表性,以及部长的重视,才亲自出山,并且一口气带来了记者和摄像师。

  西寨子乡的经济水平一般,但在衡量全乡工作的其他方面,杨峰的成绩名列上游,事实上,西寨子乡的经济增长率也超过了全省乡镇的平均值,这说明杨峰是一个合格,而且略显突出的管理者。

  而就家庭而言,宣传部无意追求幸福,他们只需要知道,杨峰的儿子拥有极其出彩的成绩就可以了。

  在80年代人的想法里,孩子的学习成绩好,那就是家庭的巨大成就了。写在宣传材料中,“其子以全国第一的成绩考取北大”,也比“夫妻和睦,父慈子孝”更有说服力。

  宋健甚至在代表组织谈话以后,有点羡慕的道:“古人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我看来,能够做到修身的人,十中无一,而能做到修身齐家的人,百中无一,四者俱全的,万中无一,老杨同志,好福气,好厉害!”

  王记者奋笔疾书,首先记下了这段话。

  杨峰同志心情复杂的道:“我个人是谈不上修身齐家的,治国平天下更是不相干,担不起哦。”

  “《礼记》说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事。春秋战国时的国家,车千乘的就是大国了,车百乘的都不能说小,要是论管理的人口的话,说不定还及不上咱们现在的一个乡。”宋健小小的拽了点文,接着道:“管理一个几万人的乡镇有多难,我都说不上来,我们研究室里十几号人,管理起来都不容易,更不要说一个乡了,老杨同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你绝对担得起,不仅担得起,而且要继续担起来。咱们中国,要是有几千个你这样的乡党委书记,再有几百个你这样的市长,大同世界也就不远了。”

  “谬赞,谬赞。”杨峰被说的浑身舒爽。他平时不爱到市里省里去,就是不爱看高级官员的嘴脸,尤其是年轻的中高级官员,向来是这些乡镇一把手们最不待见的。在乡镇,他们是一言九鼎的土皇帝,到了外地,似乎谁的级别都比他们高,但是,当外地的中高级官员也拍马屁的时候,酸爽度也一下子提高了。

  宋健挪了挪屁股,坐近杨峰,笑道:“我这不是赞扬,是陈述,是描述。是实话实说。”

  “你这是给我灌迷魂药呀。”

  “要是全国的干部都能像你老杨这样,我就开一个迷魂药的工厂,当车间主任去。”

  “那厂长谁当。”

  “当然是我们部长了。”

  杨峰一愣,哈哈的笑了起来,道:“我看你这个迷魂药的水平,至少是部长级的了,不愧是学过《礼记》的人,慎独的功夫已经练出来了。”

  宋健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文绉绉的道:“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杨峰一句话给接上了。

  宋健连连点头:“无怪乎老杨你能教出个状元的儿子,父亲的水平放在这里,儿子的水平想低都不行……”

  杨峰苦笑:“我这个儿子,用不着我教……”

  “这就是潜移默化的力量了,恩,要把这点,加到咱们的材料里去。”宋健很是振奋的与杨峰聊起了礼记。

  杨峰也被他说的高兴起来,谈性渐浓。

  80年代的中国,书籍稀少,教育贫乏,尤其是基层地区,一辈子只看过《毛选》,只会背语录的大有人在,没有网络,没有图书馆的地方遍及全国,买不起书以至于熬夜抄书的青年大有人在,买不起书又不去抄书的,自然更多。

  市县以下,自诩大老粗,实际上就是大老粗的基层干部十之八*九,剩下的一成人里面,知道慎独不奇怪,知道慎独出自礼记,还能背出来的,那就稀罕了。

  省委宣传部的研究室,算是高级知识分子集聚的地方,宋健最喜欢谈的就是古文,尤喜礼记,此时碰上了杨峰,就像是大学战队的队长回乡过年,遇到了高水平的电竞老乡一样激动。

  一会儿,两人就肩并着肩陷入了激烈的讨论。

  旁边三人只好看着他们讨论,一句话插不进去不说,还得注意脸上的表情,生怕露出无聊的神色被领导看见,简直就像是陪看芭蕾舞的备胎,连****都不敢欣赏,实在是水深火热。

  一杯浓茶泡了又泡,泡的没味儿的时候,膀胱就开始调戏大脑。

  王记者双腿并拢,夹到实在夹不住的时候,干脆手一松,“失手”打碎了茶杯。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王记者连忙屈身捡碎片,又不慎将手给刺破了。

  “赶紧去包扎,哎,老杨,不好意思啊,把你这么好的外销瓷给弄碎了。”宋健瞬间起身道歉,却是把王记者给听愣了。

  外销瓷什么的,听起来似乎就很贵的样子。

  杨峰摆摆手,笑呵呵的道:“没事儿,我儿子一口气送了我好几套,我就是看花色好,才拿出来用的,打碎了就打碎了,碎碎平安。”

  “你儿子孝顺你的?哎呦,太不好意思了,我看看……”宋健看着看着,眼神渐渐凝重了,缓缓的道:“这是工艺美术大师的作品啊……”

  王记者流血的手都按不住了,重复道:“工艺美术大师?”

  他当然知道工艺美术大师,这是国内对工艺美术工作者的最高称号,而工艺美术大师做出来的作品,无论是瓷器、砚台、漆器、木器,都是超一流的作品,在国内年平均工资两千元的当下,广交会上的一套外销瓷往往卖家数百乃至上千元,工艺美术大师的作品更是往往达到数千元之高,是一些省份的创汇龙头。

  想到自己因为一泡尿,故意打碎了上千元的物件,王记者恨不得挥刀自宫了。

  杨峰却是不在意的,道:“儿子发明的技术卖了钱,就买东西回来给我们,这一套,我就是放在办公室里待客的,打碎了也不影响,没事儿。”

  “这个……”

  “直没事儿,完了你到我家里去看,一房间乱七八糟的东西,全是这些外销货,少个一件两件的不影响。”

  “杨锐买一屋子的外销货?做什么用。”

  “说是等升值吧,就是奇货可居了。我以前也不同意,后来他买了一批邮票,几个月时间涨了几万块,咱就没立场不同意了,现在,家里专门盖了两间房子,给他留着存东西,也就是乡里地方大,要不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咬要放不下了……杨锐和一家英国的外资企业有技术合作,赚到的钱不少,我向组织上汇报了。”杨峰多说了两句,也是省去对方的心理压力。

  宋健默默点头,84年是邮票疯长的一年,平江很多普通人的邮票都有翻几十倍的,所以,杨峰一说邮票,几个人就理解了。

  不过,打碎了瓷器,就是打碎了瓷器,宋健想说赔钱给杨峰,可回头看看王记者,没忍心让他就此赔掉大半年的工资,咳嗽一声,道:“老王,杨书记的话你听到了,出去和老刘好好转转,多拍点照片,仔细打磨一篇好文章出来……”

  “宋主任,杨书记,你们放心,我就是不睡觉也要写好这片文章。”老王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肯定情绪,只能紧紧的绷着浑身肌肉。

  宋健缓缓点头,问:“老杨,你看呢。”

  杨峰也是八面玲珑的基层官员,笑笑道:“那我就提前谢谢王记者了,能写一篇好文章最好,不睡觉就没必要了。”

  王记者笑笑,道:“那我就和老刘出去了,我们先找点素材,一定做一篇出彩的报道出来。”

  “在咱们省里出彩,说不定也能在北京出彩,恩,全看你们的了。”宋健微笑着。

  杨峰怦然心动。

  要是在北京出彩了,那可是闻达于天下了。杨峰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焦裕禄。

  唯一让他有点不自在的,还是杨锐。沾儿子的光这种事,他是不乐意的,好在刚才的对话稀释了这种情绪。

  “咱或许真的做出了点什么。”杨峰暗想着。他曾经有多次机会,离开西寨子乡,到溪县任职,出于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想法,杨峰并未争取那些官僚岗位。

  不过,要是如宋健所言,做了省里出彩的典型,能做的岗位就多了,不说一展抱负云云,至少能做点以前就想做,却没有能力做的事。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