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目录>

番外三

番外三

小说: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作者:李尽欢字数:3168更新时间:2017-09-28 07:32:02

  

  大殷朝,圣元十年,五月。

  此时,正值春光明媚的好时节,整个皇城都是张灯结彩,一片喜气,家家户户放鞭炮,挂红灯,那阵仗真心比过年都热闹。

  原因无他,今天正是圣元帝的寿诞之日。

  时至今日,圣元帝已然是登基十余年了。

  这十年来,大殷朝在内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在外征战五洲,平地四海,国力可谓是蒸蒸日上,百姓更是过得极为滋润,富足强健。

  在如此国情之下,就算圣元帝执政以来,手段铁血冷酷,百姓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抱怨,反而各种拥戴,对于圣元帝的每一项圣裁,都保持着近乎盲目的信任!

  除了如此耀眼的政绩,圣元帝另一项为人津津乐道,传唱不已的事迹,就是他的深情。

  十年前,他登基为帝之后,太后离宫远游,圣元帝感念太后多年的培育之恩,迎娶了太后的娘家,武昌侯府失散在外的小女儿为皇后。

  尽管这位皇后体弱多病,连封后大典都没有参加,甚至都没怎么踏出过凤阳宫,但并不妨碍圣元帝对她的钟爱。

  封后大典之后,圣元帝非但夜夜留宿凤阳宫,并且没再纳过一位嫔妃,整个后宫形同虚设,唯有皇后一宫独宠。

  开始的时候,朝堂上的众臣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可时间一长,眼见皇后久病不起,从不露面,二人成婚两年也没有子嗣,那些大臣们便开始心思活络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谏言,劝阻圣元帝充裕后宫,雨露均沾,早日诞下皇子。

  圣元帝对此的反应,很是决绝,他非但雷霆震怒,甚至扬言要从武昌侯府的嫡系子弟中,过继优秀的血脉,收为子嗣,继承大统。

  武昌侯府本就权势滔天,要是让侯府子嗣过继皇室,那简直就是改朝换代,让整个大殷朝易主了!

  对此,众臣自然是各种苦口婆心的劝阻,甚至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提充盈后宫和子嗣之事了。

  于是乎,白驹过隙间,时间就这么匆匆流逝了,直到今日。

  还有半个时辰,寿诞就要开始了。

  此刻,作为主角的圣元帝,却是来了皇后的专属寝宫,凤鸾宫。

  这里跟十年前一样,牡丹绵延盛放,芬芳不绝如缕,宫殿金碧辉煌,宛若人间仙境。

  圣元帝,也就是十年前的太子殷崇元,在花间驻足片刻,便踏入了凤鸾宫,穿过层层叠叠华丽柔软的帐幔,来到了宫殿内室。

  这里的摆设跟十年前同样没有任何差别,一如踏入室内的人。

  十年的时间,并没有在圣元帝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岁月的沉淀,反而赋予了他君临天下的气度,他的双眸越发深邃莫测,让人不敢直视,只是,这双眼眸在接触到躺在凤床上的那抹身影后,瞬间融化成了一片浓情。

  圣元帝,也就是十年前的太子殷崇元,走近凤床,撩开帐幔,慢慢的坐在了床边,凝望着床上的女子,将她的玉手拢入了掌心。

  若是有十年前的宫人在这里,就会认出,凤床上,那位所谓卧病在床的皇后,赫然是十年前对外宣称离宫出游的太后——顾丹阳!

  十年了,顾丹阳的容颜分毫未变,肌肤白里透红,如果不看她几乎没有起伏的胸膛,还以为她只是睡着了。

  此刻,殷崇元已然是缓缓的开了口,声音如同五月的朝晖,带着直达眼底的温暖,“鸾儿,我来看你了,刚刚在外面,我替你看了牡丹花,今年的牡丹,跟往年一样,还是那么美,你放心,我会帮你好好照顾它们,为你集齐天下间所有的名品,到时候,我抱你出去看,这样你就不会总想着去江南了。”

  殷崇元说到这儿,伸手抚了抚顾丹阳侬丽如绸的墨发,声音带上了几丝惋惜,“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寿诞就要开始了,真可惜,今年的寿诞,你又不能陪我一起参加了,不过没关系,等寿诞结束,我就过来陪你,顺便带上你最喜欢的桃花酿,这次,是四十年的……”

  就在他絮絮叨叨的时候,凤鸾宫外突然传来了太监的通禀声。

  “陛下,国师大人求见。”

  殷崇元慢慢的收了声,为顾丹阳整了整裙摆,这才不疾不徐的开口道,“让他进来。”

  很快,一位须发皆白,仙风道骨的老者步入殿中。

  这位老者,正是顾丹阳的师傅,大殷朝的现任国师——缥缈真人!

  缥缈真人显然来过这座大殿不止一次,进来之后,便轻车熟路的直入内殿。

  “国师大人,您来了。”

  察觉到缥缈真人的脚步声,殷崇元慢慢回身,露出了万古同春的笑容,“鸾儿正念着您呢。”

  缥缈真人闻言,朝凤床上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肃声道,“丹阳已经死了,躺在床上的,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殷崇元眸光陡然一厉,似是燃起了狼烟万里,整个人瞬间阴霾遍布。

  “还请国师慎言!”他慢慢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冷笑道,“如果国师真的认为丹阳死了,为什么每年还要来这一趟,见她一面呢?”

  缥缈真人不卑不亢的冷声道,“是陛下以武昌侯府相逼,让老朽过来走这一趟,为这位所谓的皇后娘娘诊脉的,您不记得了吗?”

  殷崇元怔了怔,随即勾了勾唇角,“朕还真的不记得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坐了下来,将目光胶着到了顾丹阳的身上。

  看着这样的圣元帝,缥缈真人终是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陛下何必自欺欺人呢。”他眼底划过了一抹痛色,肃声道,“自从十年前,丹阳中了美人醉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已经不存在了,床上不过是她的一副驱壳而已。”

  美人醉又名离魂散,溶于酒中,无色无味,乃是世间罕有的奇药,跟凡人草并举,相传已经绝迹。

  要不然,当年顾丹阳也不会那么容易就阴沟翻船,中了这种药。

  没错!

  这是一种药,并不是毒,服用之后,不会要人性命,却会使人以最美的姿态,陷入沉睡,自此一睡不醒,宛若离魂,直到生命的完结。

  正如缥缈真人所说,中了离魂散的顾丹阳,没有意识,没有思想,没有灵魂,这样的她,空有驱壳,不过是一副行尸走肉,仅此而已。

  殷崇元对此却是恍若未闻,眼底浮光掠影,染上了近乎魔障的痴色,喃喃自语的低声轻笑道,“国师,你知道吗,朕曾经问过她很多次,愿不愿意做朕的皇后,她不愿意,她只想离开这座皇宫,我没办法,只有这个办法,才能留住她,只要能把她留在我的身边,哪怕只是一具驱壳,也没关系。”

  缥缈真人听完,一时无言,他再次长叹了口气,声音难掩复杂,“陛下,你何苦至此?”

  殷崇元唇角带出了一抹至纯至净的弧度,“苦?不苦,鸾儿在我身边,我就觉得甜,哪怕这种甜是假的,是有毒的,也没关系,只要她在我身边。”

  说完这话,他转头看向了缥缈真人,闲话家常般的笑道,“国师,鸾儿快一年没有见到你了,你要不要跟她说说话?”

  “不用了。”

  缥缈真人摇了摇头,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姿态,古井无波道,“老朽该做的已经做完了,请陛下恩准老朽告退。”

  殷崇元本来也不想旁人跟自家皇后说话,登时点头道,“既然如此,朕也不强求,你走吧,记得明年再来。”

  缥缈真人动作微顿,随即躬身道,“老朽遵旨。”

  他退出凤鸾宫后,终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殿内的场景,眼底涌出了难掩的复杂。

  十年前,当缥缈真人得知殷崇元居然对自己的徒弟下药,恩将仇报,让她长睡不醒之后,他就算再离世出尘,内心也是恨的。

  他甚至想过要手刃殷崇元。

  但那个时候,新皇登基,四海待定,再加上武昌侯府在殷崇元手里,缥缈真人投鼠忌器,这才没有动手,甚至配合他演了一场戏,对外宣称新皇后体弱多病,需常年卧床。

  为了圆这个谎,缥缈真人每年都会入宫一趟,为所谓的皇后诊脉医病。

  渐渐地,看着殷崇元平定四海,完成之前顾丹阳曾经定下的目标;看着殷崇元虚设六宫,独宠凤鸾宫;看着他对武昌侯府荣宠有加,甚至真心想要将皇位相传;看着他十年如一日的守着顾丹阳的驱壳,饶是缥缈真人道心稳固,也不由动容了。

  殷崇元只是太爱了,又用错了方式而已。

  爱一个人爱到这个份儿上,固然可恨,却又着实可怜,可悲,可叹。

  若说十年前,缥缈真人动过杀年,时至今日,他早就没有动手的欲望了。

  不是因为不恨了,而是因为殷崇元已经得到了最大的惩罚:在自己的错误里沉沦,守着虚妄的假象,一生一世!

  缥缈真人看着满园盛放的牡丹,心中暗暗祈福:丹阳,这一生你享尽荣华,却被这座皇城牵绊了脚步,希望下一世,你能自由自在,体会不一样的人生,收获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幸福……

  ——番外完——

  ------题外话------

  至此,番外就全部结束了,欢欢在这里再次谢谢亲们的一路陪伴,马上就要过年了,欢欢提前祝亲们春节快乐,鸡年大吉!

  PS:欢欢之后就要去安心养胎鸟,留言欢欢会不定期看下,但不会回复了,亲们多多体谅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