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大帝姬>目录>

第二十八章 后事

第二十八章 后事

小说:大帝姬作者:希行字数:4145更新时间:2018-05-11 07:11:31

   杨静昌的女弟子蟪姑太医们都不陌生。

  他们并不时时刻刻在宋元家,轮番定期过来,其余的时候还是在太医院当值。

  不需要问诊或者不在宋家当值,又有些药需要送来时,杨静昌会让弟子蟪姑来,三天四天的常来大家都很熟悉。

  蟪姑学医学的还不错,有时候来了会帮忙打个下手,今日过来正好遇宋夫人病发,她肯定会留下,看看需不需要帮忙。

  太医们对她点点头,杨静昌示意她过来,道:“且等等吧。”等事了一起走。

  蝉衣应声是站在杨静昌身后握手垂头而立,室内宋元的嚎啕大哭持续的传来。

  男人很少人前流泪,更不用说如此放声大哭,太医们都轻轻叹气,他们身为太医,跟外界百姓朝官们对宋元的印象不同,见到的是家宅里的宋元。

  这里面有些人是跟了宋元将近十年的,宋夫人的病,宋元待宋夫人如何,用的那些药都是多稀难得,熬制多费力气,侍奉要多精细小心,他们是最清楚的,宋夫人这命真是宋元和宋婴熬心沥血续的十年。

  民间都说宋元的高官厚禄权势,是用妻子女的命换来的,但他们看来,如果可以,宋元是愿意拿高官厚禄权势**子女平安顺遂的。

  说出去没人信,如果不是他们自己这么多年感受,他们自己也不信。

  人啊,说不清啊。

  太医们在院子里静立,听着内里男人的嚎啕,院子里下人们的悲戚,见惯了生离死别的他们也心有戚戚。

  人逝去悲伤难抑,但还要有很多事做,很快宋婴召集了管事安排宋夫人的后事,因为宋元嫌弃不吉利,丧事用品一概没有准备,不过以宋元的权势这也不是问题,些许忙乱一些而已。

  撤去家宅的花红柳绿,宋宅里虽然忙但很快井井有条一如先前,宋家的护卫也瞬时增加了三重,忙乱之下戒备核查更严格,宋婴又带着宋虎子来前宅拜谢来抚慰的官员。

  看着安排各色事宜沉静的宋婴倒像个大人,而宋家的主人宋元则像个孩子哀哭无法自理,虽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用在这里不合适,但大意也差不多,在场的官员们不管平日是多瞧不起宋元的,此时也都收起了嬉笑,看在这一个女儿一个傻儿的面子,以官身或者叔伯身份来帮忙操持丧事。

  一个红袍大员家的丧事可不是件小事,很快整个朝廷都忙碌起来。

  直到暮色降临,宋婴才坐下来歇息,太医们也被请来了。

  杨静昌等人过来时,屋子里有些热闹。

  宋元在内守着宋夫人哀哭,七八个下人在内陪同悲戚,外边宋婴坐在小隔间哄宋虎子吃饭,宋虎子坐在一堆玩具,一边玩一边咿呀呀的怪叫,宋婴熟练又耐心的陪他玩趁着间隙喂他吃饭。

  虽然不懂宋夫人去世,但大约是被那边的哭声惊扰,宋虎子往日更加暴躁,不时的发出几声吼叫,一个不顺心抬手打翻了宋婴手里的碗。

  汤饭洒了宋婴一身,丫头仆妇们忙前擦拭,宋婴简单收拾下,也不更换衣衫,重新端起一碗饭.....这种事司空见惯,更多的饭菜都在一旁小炉子温热。

  “劳烦大家费心这么久。”宋婴一面喂饭一面对太医们说道。

  太医们纷纷施礼叹气,请宋婴节哀。

  “我没事。”宋婴道,神情平静,拿起手帕擦宋虎子的嘴角,“接下来大家不用像以前那样过来了,待安葬娘以后,会送谢礼到各位府。”

  太医们再次道谢,有宋小姐在,果然不会被迁怒。

  “不过,这几日还得麻烦大家一下,每日有两三人来我家。”宋婴道,看了眼里间,“我怕我爹撑不住。”

  太医们齐声应是。

  “请小姐放心,我们会安排好的。”杨静昌道。

  宋婴点点头,道:“时候不早了,你们耗了一天,回去吧。”伸手从宋虎子嘴里拿下被折断的半截玩具,细声细语的哄劝,给他擦手擦脸。

  杨静昌等人便施礼告退,蝉衣没有资格进来,一直站在门口边,此时也跟着向后退,忽听宋婴又开口。

  “杨老大夫。”她道,“你那个女徒弟我留几天用用。”

  蝉衣?杨静昌站住脚。

  其他的大夫们则明白了,主动开口道:“是啊,宋大人安排了人,宋小姐也要留个人伺候才好。”

  宋元悲伤熬耗,宋婴虽然没有如此大哭大悲,但撑着精神打理更耗神,有个女医贴身跟着方便。

  杨静昌点头应声是,转头唤蟪姑,大夫们让开,看站在门边的女孩子。

  蝉衣迈步进来。

  “蟪姑,劳烦你几日。”宋婴道。

  蝉衣来宋宅走动虽然很少到宋夫人跟前,但到底是内宅与宋婴见过也是认识。

  “不敢。”蝉衣施礼,抬头看宋婴,认真的点头,“我会照看好小姐。”

  宋婴点点头,继续整理宋虎子的衣襟与之低语说话,这可以了,留个女学徒些许小事不用多言,太医们退了出来,蝉衣送出来,没有再跟着走,站定在门边。

  杨静昌看她,道:“那....有什么不懂的多问,不要自作主张。”

  蝉衣点点头,含笑道:“师父你放心吧,我知道的。”

  其他的大夫们笑道:“老杨你放心,你这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不用担心,有我们呢。”另有太医宽慰。

  杨静昌笑了笑道:“她还没出师呢,要叮嘱。”看了眼蝉衣不再多言跟随大夫们走出去了。

  宋宅的门前悬挂了白色灯笼,铠甲护卫一层层,暮色车马人不断,门前没有丝毫的混乱,进出的人都被严苛的搜查。

  杨静昌交出了宋宅的门牌,这样再进没有那么随意了,他回头看了眼,坐马车离开了,马车其他的大夫沿途下车,直到车里剩下杨静昌一人,一路行来轻松的面容慢慢的沉下来。

  这件事,合理又不合理。

  宋家办丧事,留个女医伺候合理。

  只是....蝉衣啊....

  杨静昌的手在膝头不由搓了搓,想着蝉衣说的那句话,我刚进门听到宋夫人...想着宋夫人这突然的发病过世,想着大夫们闭口不谈....唉,杨静昌只觉得心里慌慌闷闷,似乎有什么但又没头绪。

  怎么跟薛青交代呢?

  当初蝉衣之所以会来京城,薛青与他说清楚了,那是一封用药汁写来的信,在水浸泡呈现,被宗周选入宫,以死假遁,蝉衣已死,蟪姑新生,请让她留在身边得自由。

  但现在,蟪姑离开了他的身边,进入了宋宅,那是宋宅啊,如果没有允许,算是插翅也飞不出来的地方。

  杨静昌搓着膝头从被风吹起车帘的车窗看出去,想到薛青,薛青现在怎么样?据说是差点死了......

  马要入冬了,这京城死的人有点多啊。

  ......

  ......

  “又死人了?”

  躺在床的薛青睁开眼,张开口。

  没有再说话,一块切好的梨放入口。

  “少爷,凉吗?”坐在床头的婢女娇声问道。

  薛青嘎吱嘎吱嚼着,含糊道:“不凉不凉,只是再小点,嚼着不方便。”

  婢女应声是,将盘子里的梨块再次切小。

  一旁四褐先生含糊咕哝一声。

  薛青闭眼道:“说人话。”

  四褐先生将嘴里的梨块咽下,从婢女的腿抬起头,道:“你的嘴又没受伤,差不多得了,奢靡。”

  薛青抬手在身前一晃,道:“先生啊,你见过这种满身伤的奢靡吗?”

  四褐先生轻咳一声,道:“人要是倒霉了.....那个啥,你知道谁死了吗?”

  薛青道:“管它谁死呢,我没死行。”张口接住又一块梨子,点头,“不错不错。”

  婢女高兴的笑起来。

  “那些该通知的人你都通知到了吧?”薛青问道,看着躺在临窗另一张床的四褐先生,一个婢女在前喂水果,一个在后捶腿。

  四褐先生道:“你写的那些信都送过去了,放心吧,你看他们都没来看你。”

  薛青轻叹一口气,道:“让他们知道我平安好了,别来看我,我这里啊,不平安。”

  话音落,两人都猛地起身。

  “收拾收拾。”四褐先生说道。

  三个婢女有些慌乱又有些熟练的下床,动作快速的整理坐皱的衣衫,将水果盘子放进一旁的食盒,一个站定在屋角两个站定在桌案前斟茶倒水.....

  “青子少爷,康大人来了。”齐嗖的声音在外边响起。

  站在屋角的婢女前打开门,康岱迈步进来,看着坐在床边闭目皱眉诊脉的老者,再看床躺着面色孱白的少年....

  “欧阳先生,他怎么样?”康岱忙小声问道。

  四褐先生睁开眼,嗯了声道:“不怎么样,次送的那些好酒好肉....补药再多送些来。”

  虽然治病的方法有些古怪,但相爷说了一切听他的,康岱应声是,这边薛青睁开眼。

  站在屋子里斟茶倒水的丫头们和四褐先生便都退了出去。

  “康大人啊,我好多了。”薛青说道。

  康岱关切几句,道:“宋元的夫人过世了,这几日下葬。”

  适才四褐先生的话没说完,原来是宋元的夫人啊,薛青哦了声,没什么印象,说是早病着要死了,不过对于无辜的人她也不诅咒和幸灾乐祸,人嘛。

  康岱停顿下又道:“你要不要去看看?”

  哎?薛青看他,道:“相爷的意思?”

  康岱道:“也不算吧,是朝里很多官员都去了......”

  薛青不待他说完摆手:“我可没这个必要,不死不休的,我不用与他做面子。”又一笑,“如果去了,能找机会杀掉他.......”

  康岱忙道:“不行不行啊,那边很危险的。”

  薛青哈哈笑了道:“我开玩笑呢,我当然知道。”

  康岱笑了又叹口气:“你精神不错,我心里好受些。”眼眶发红。

  薛青笑了笑:“没事。”没有再多说。

  康岱又问候两句说了些朝里的事,看薛青面有倦意便忙告辞离开了。

  “他既然说了,必然不是随口说说,你干吗不去看看?”四褐先生进来问道,“看看他们搞什么?”

  薛青脸半点倦意也无,在床晃了晃,道:“以后啊,他们让我做的事我都要考虑一下,让我去的地方我也都不去。”

  ......

  ......

  “她不去啊?”

  陈盛看着康岱道。

  康岱点头道:“她肯定不去啊。”这不用问也知道啊。

  陈盛嗯了声:“是啊,她肯定不会去。”声音有些古怪,神情些许复杂。

  康岱不解道:“相爷为何想到要她去宋元家拜祭?”

  陈盛哦了声,拂衣坐下来,道:“没什么,我是想她去了显示一下无畏以及警告,声名更盛。”

  原来如此啊,康岱笑了道:“不用的,给那宋元长脸呢。”看陈盛神情,迟疑一下又道,“要不我再去告诉她相爷你的意思....”

  陈盛抬手制止:“不用了,我想了想这样是不对,她还重伤在身呢,哪里都不要去的才好。”再说一次,那聪慧机敏的孩子肯定会察觉不对,罢了,自己这一问已经是失态了。

  康岱应声是,看陈盛精神也似乎有些疲惫,这些日子朝里正是最熬神的时候,便告辞退下了,室内只剩下陈盛一人。

  夜色渐渐笼罩的室内神情形容昏昏不清,只听得一声叹息。

  “不能去啊,也不知道,没办法。”

  .....

  ......

  夜色深深,宋宅外的车马人都消失安静下来,宋宅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白布已经扎满,入目白花花一片,恍若大雪覆盖。

  后院里,宋元的哭声停下人坐在桌子前,神情有些呆呆的,由婢女喂着吃完了一碗汤羹。

  宋婴也吃完放下汤羹,问虎子睡了吗待答了便让婢女们退下,视线落在里间,那里有个女孩子正认真的看着小泥炉子。

  “蟪姑。”宋婴道,“你也下去歇息吧。”

  蝉衣闻声出来,虽然形容有些拘束怯意,但举止落落大方,道:“小姐,你晚要用些药膳吗?”

  宋婴对她笑了笑,道:“不用,现在还不用。”又道,“你不用紧张,我觉得身体不舒服会问你,其他时候你随意好。”

  蝉衣点头应声是,施礼退了出去。

  室内只剩下父女二人,季重从外走进来,道:“小姐,这些人现在都处置了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