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游戏开发指南>目录>

第318章 游戏大学

第318章 游戏大学

小说:游戏开发指南作者:我爱厨房字数:4744更新时间:2018-05-12 07:32:52

   京城,东三环,威斯汀酒店,这里是叶沉溪住的地方。

  早上八点半,吃完了早餐,他正在换衣服,今天这种场合虽然只是私人会面,但还是不适合便装出席,只能换上一套西服领带。

  陈小凡此时也站在一旁,所以说人靠衣装呢,就连这样咋咋呼呼的丫头此时换上职业套装,也显得有些精神干练,英姿飒爽。

  “我说你在这儿干嘛,我换个衣服你一直在旁边儿盯着。”套间客厅里叶沉溪瞥着一旁站得笔直的陈小凡。

  陈小凡晃了晃手双手呈着的一套浅灰色西服和一条藏青色花纹的领带:“我帮您把关呀,还有帮您打领结,系扣子,捋衣领,整衣袖。”

  “得了,你出去吧。”叶沉溪摆手。

  “夏总吩咐了伺候好您的。”

  “我换衣服你还瞎盯着,夏总回来扒了你信不信。”

  “哦……”陈小凡把西服和领带放到一旁的沙发上。

  这姑娘现在是完全以青鱼网络大丫鬟自居的感觉了。

  不多时叶沉溪换好了衣服,还是陈小凡开车,并不是去朝阳门那边的文化部办公厅,而是一旁的酒店私人会客厅,距离只有五公里多,穿行过一片密集林立的高楼,十来分钟后,很快两人便抵达了目的地。

  约定的“研讨会”时间是九点半,将叶沉溪迎进门的是办公厅下属秘书二处的副处长周妍,之前给叶沉溪打电话的也是她。

  “您好,叶总。”周妍显得亲热,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子,笑起来眼角的皱纹都有些成熟的风韵。

  “你好,周处长。”叶沉溪和周妍握手。

  “蔡部长还在开一个会,稍后就过来。”

  “是我来早了一些。”

  周妍将叶沉溪带到休息室,陈小凡就在身后闷不吭声地跟着……出乎叶沉溪意料的,这里已经坐着好几个人,看上去都是身份不凡的样子。

  “叶总,我来给您介绍一下。”

  “这位是wh部部文化市场司,陈司长。”

  “这位是版署xxxx办公室,赵主任。”

  “这位是gd总局数字出版司,路司长。”

  “这位是gx部产业政策司,韩司长。”

  ……

  哟呵!叶沉溪顿时头就大了起来,阵仗比他预想的还大了点儿……陈小凡在后边儿战战兢兢不敢吱声。

  之前参加一些展会,高峰论坛的时候,也不是没一次性遇见过这么多领导,首先级别和这里差得有点远,而且那些场合差不多说说场面话就得了,寒暄寒暄,闲聊闲聊,但今天不一样,是更深入的交流,也是探讨很多真正的规划和方针。

  这是一个“研讨会”来着……

  周妍大概是猜到叶沉溪的想法,笑道:“还是私人会面,有什么说什么,大家都是来听您‘讲课’的来着。”

  “讲课”不过是一句玩笑话,不必当真,不过可见对方姿态已经放得有些低了,叶沉溪还真不习惯。

  这些都是把控着多个产业命脉的核心人物,影响力早已经不仅限于游戏这个领域,说几句话做几个决定,行业都要抖三抖的。几位大佬也是笑着打量叶沉溪,态度有好奇,也有些怔然,他们也想不到这两年搞得游戏行业风生水起的叶沉溪,原来长这番模样,还这么年轻。

  大佬们站起来一一和叶沉溪握手,场面话说上几句,面子人家给了,叶沉溪更不敢皮,卯足了精神,用尽一生智慧跟人家寒暄,小心翼翼,老老实实伏低做小吧。

  几人倒是放得挺开,看起来都是平日里经常接触的老熟人,还没切入正题,就问起一些青鱼网络在国外的发展,比如《万物起源》卖了多少钱了呀。

  叶沉溪说起有三亿多美元了,都是一片愕然。

  又问fg平台上卖出去多少套游戏了,叶沉溪回答差不多六千来万份,又是一阵感叹。

  主要这几位吧,要是一点儿都不了解游戏行业可能还不会有什么太大反应,反正现在这个国际市场,计量单位为亿美元欧元啊,销售千万上亿份的东西还挺多。偏偏他们还算对中国游戏圈有些了解的人,只是肯定和业内人士比有些差距罢了。

  周妍把陈小凡领了出去,到另外一间休息室自个儿慢慢等,这里可不是她该待的地方。

  没啥营养的闲聊之中,叶沉溪也慢慢放得开了些,他还是嘴皮子溜的人物,说起一些游戏行业内的趣事逸闻,尤其是一些国外产业的相关信息,大佬们都还听得津津有味,这次含笑不语了,高深莫测的模样。

  好一会儿周妍又走了进来,开门,然后一个银发的长者,虽然满头银发但精气神儿却好似少年,虎目炯炯有神,面上却是一脸慈祥。这是真正的虎目了,便是wh部部长,蔡云虎,今天这个研讨会的发起者。

  估计也就是他这种德高望重的长者,能召集这些不同部门的实权人物凑到一起私人聚会了。

  几位大佬和叶沉溪都站起了身,走上前去迎他进门。

  “蔡老。”

  “蔡部长。”

  “部长。”

  都是恭恭敬敬的。

  蔡云虎一眼就看到了叶沉溪,亲切地和他握手,然后轻拍着他的手背:“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

  好像把一种官与民的立场,转换成了长辈和晚辈之间的氛围。

  按说叶沉溪也就是一商人,或者技术工作者吧,只是随着商业市场的繁荣,商人的地位也在提升,尤其是信息科技领域,才有后来杰克牛国外到处跑,今天和某个总理会面,明天和哪个总统碰头,然后还建立了一些私人的友谊。

  这种高官干部,叶沉溪也是国内顶尖游戏公司的老板,虽然目前的影响力也仅限于游戏领域,但好歹也应该符合亲切友好会晤的范畴,他自己还想意气风发,书生少年,侃侃而谈一番呢……

  现在被蔡老这么一出,搞得确实跟家宴似的。

  叶沉溪自己都有点儿懵。

  “跟诸位都认识了吧?”

  “是,都认识过了。”

  “那好,都坐,都坐吧。”蔡云虎招呼大家坐下,这是一个并不算大的会客室,几张独坐沙发围成了一个带个开口的小圈儿,他自己也走到靠墙的那个主坐坐下。

  叶沉溪很自觉地还是敬陪末席。

  “人都到齐了,把你们几个人要凑一起可不容易啊。”

  “蔡老您这话说的,您说一声,咱们还不是随叫随到。”路司长笑道。

  “也不耽误大家时间了,今天让大家过来,就是想聊聊游戏的事情,老头子我其实不太懂,但今天这里的人都是懂的,就是听你们聊聊,就当我旁听好了。小陈,你来主持吧。”

  这话说的,是一点自己的意见的没有的样子啊,好像混的久了,不太容易表露自己的态度了。

  要说态度,其实今天这场会晤也就是态度本身了。

  “好的,部长。”文化市场司的陈司长接过蔡老的话:“这是我们的失职。”

  先承认错误再说,部长语气依然和蔼可亲,但既然召集了这么些人开这么个研讨会,总是一些政策规则,或者正在发生的事情不太满意了。

  陈司长道:“大家都已经和叶总认识过了,叶总是游戏圈里人,你们这个行业讲究效率,我们也不弄什么致辞啊讲话啊什么的了吧。”

  “嗯。”另外几位本来刚才闲聊的时候氛围挺活跃的,也不像各种正式场合和领导见面的拘谨,现在蔡老来了,有神色庄重了起来。

  在座的人时间都很宝贵,陈司长也开门见山道:“这几年游戏市场发展非常迅速,06年我们的游戏市场规模是71.3亿,前年达到了151亿,去年是261亿,而今年上半年仅仅六个月时间便已经达到了220亿,增长率远超美国和日本这些传统的发达国家。当然说一个市场不能全看收入,但也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日益丰富的游戏需求。”

  “但发展得越快便越容易走错路,过了一个路口,还来不及想清楚,车速太快就只能往左边儿跑了过去。然后发现这条路不对啊,又得绕回来。这种事情历史上也见过不少,游戏,互联网领域也不是没发生过。”

  还好,今天没什么官话,叶沉溪本来以为今天过来官话要听一大堆的,其实这些大佬们还是会分场合说话的。

  ……

  陈司长继续道:“最近叶总和他的青鱼网络可以说是大出风头,在e3上几百家来自全世界的顶尖游戏公司中也可以说得上脱颖而出,那个仙侠题材的游戏更是让人印象深刻,不仅在国内游戏市场引发广泛热烈的讨论,在国外也有很多玩家被里面的异国风情所震撼。”

  “我们也看到了,这款游戏如果最终完成,应该是最能代表我们国家传统文化魅力,以及我们的游戏产业最高自主研发水平的作品。因为青鱼网络,我们比以往更加关注e3,也看到了全世界那些优秀的游戏公司们。看到了他们的优秀,成熟,在一个规范有序的体系下茁壮成长。”

  ……

  “我们国家如今国力迅速增长,在多个领域都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在世界版图中的经济,政治,文化地位也在飞速提升。”

  嗯……肯定也不是完全精炼的语言,还是会养成一些习惯的。

  叶沉溪一边儿听着大佬们开场白,一边整理着自己想说的东西,他在想如何将那些东西用更加精炼的方式说出来,让大佬们也能够听得懂的方式。

  另外几位也时不时地往他这边儿扫一眼,今天这个研讨会大家心知肚明,叶沉溪才是今天的主角。刚才周妍说的话半开玩笑而已,有一半也是实话,今天确实是蔡老将几个人聚在一起,然后让叶沉溪给他们上上课。

  论专业程度,他们肯定是不如这些在行业里摸爬滚打然后取得巨大成就的从业者,但从业者们往往又不懂政治和政策。所以如何去制定政策,最好的方式依然还是他们这些人去,保证行业的健康运转,同时又兼听则明,把从业者们的想法纳入参考之中。

  要评价一个人不能只看他的年纪,更要看他做过的事情,即使知道这个道理,但面前的这位叶总实在是年轻得有些过分了,他们还是潜意识里不太相信这位叶总能说出什么让他们醍醐灌顶的道理,或许是一些只考虑市场而忽略国情的“逆耳忠言”呢。

  毕竟游戏公司和玩家们对他们这些部门的态度,多多少少还是知道一些。

  等到陈司长哗啦哗啦说了一堆,终于问道:“叶总,在座的几位里你是最专业的,最了解游戏的,听说你十几岁就开始自己做一些游戏了,十七岁就创办了里程碑,也是对这个产业的发展历史最了解的人之一。不知道关于如何促进产业改革,提升竞争力,你有什么看法呢?”

  “谢谢,陈司长,正好有些话想说。”他望向眯着眼的蔡老那边,蔡老不动如钟,眯着眼,一点儿表情变化都没有。

  叶沉溪望向这一圈人,正声道:“刚才陈司长说到游戏产业迅猛发展,这是事实,但可能并不完全。”

  这话一出,几位大佬也微微往他这边儿凑了凑。

  叶沉溪也不是故意语出惊人,他说道:“从1995年算是我们内地电脑游戏元年开始算起,到现在14年的时间,我们确实看到了产值每年都以很高的增长率增长,也看到了迅速崛起的多个游戏公司,还有玩家群体成倍的扩张,不少优质游戏的不断涌现。但有一个词叫做‘幸存者偏差’,外国人都很有钱?是因为穷的没钱出国,我们不容易看到;飞机很容易发生空难?因为正常降落的航班不会报道;地震前动物行为容易异常?它们平时异常的行为太多了,我们没注意。”

  “实际上这14年里成功的企业很多,但倒闭的关门大吉的更多。成功的游戏人不少,但更多的人最终黯然离开了这个行业。”

  ……

  “和所有领域的自然规律一样,当一个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更能看到它的彼端,才会需要改革。就像工业发展到了维多利亚时代,我们才注意到阴霾的天空和厄尔尼诺现象,愈加恶化的自然环境;人工智能发展到一定程度,我们才会去想象未来说不定有一天机器人会代替我们成为世界的主宰,《终结者》大家都看过吧。”

  “哈哈哈。”

  “越是到了这样的时候,才越需要去改革制度,所以刚才陈司长所说的我非常认可,我们需要改革。”

  ……

  “我进入这个领域已经有十二年的时间了,看到的一些我们面对的问题,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是从业者们,第二是市场用户们,第三是行业规则和制度。”

  ……

  “我们的从业者们,尤其是作为团队中工作发起者的游戏策划们,其实是很不专业的。在很多公司的招募要求中,其实对这个职位也是几乎没有门槛的,大多数时候只是要求热爱游戏,有丰富的游戏经验,然后……吃苦耐劳,懂得团队合作和配合。”

  ……

  “成熟的行业,从业者么一定是需要有专业门槛的。我们都知道建筑设计师,他们再学校里需要学习力学,混凝土这些材料结构,地基基础,施工技术和管理,甚至还有工程地质学,然后道房屋建筑,还有工程制图等等。”

  “平面设计师也需要学习基础理论,素描,设计色彩,装饰基础,图形概论,中外工艺美术史等等。”

  “同样也是设计师,游戏设计师却是纯粹靠天赋和经验去产出工作内容呢,因为他们都不知道该学什么。而建筑设计,平面设计这些专业应该学什么,都是老师和学校告诉他们的,他们起初自己也不知道……所以归根到底,是他们没有老师。”

  “没有经受过教育,所以不专业,因为不专业,所以做不出国外同行们那样优秀的作品。”

  “所以我认为,我们的大学中可以增设游戏开发专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